生命

屍鬼藉著獵殺人而活,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道理。不獵殺人類,屍鬼就活不成了。
人類不是也會捕殺生物嗎?不也靠著殺生而活嗎?所以這不是殺人,而是讓自己存活下來的必要手段。

人類跟牛啊、豬啊這種家畜並不一樣。

沒錯,人類跟家畜不同,至少外表看來不一樣。家畜不會說話,也沒有喜怒哀樂,可是,真的是如此嗎?
家畜也不想死,應該說每一種生物都希望自己躲過死亡的陰影。「生命」是讓生物存活的機制,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的生命,為了生存而活。如果你以為只有人類不想死、只有人類會對死亡感到悲傷,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悲傷的情緒不只存在於人類,對死亡的恐懼更不是人類獨有的情緒反應,難道不是嗎?只不過人類僅能了解自己的悲傷與恐懼罷了。

閱讀更多»

小野不由美的日系吸血鬼小說:《屍鬼》

對於「小野不由美」這位作家,Heresy 最早接觸他的作品,是他的龐大、具體設定的幻想世界作品《十二國記》系列(有小說和動畫、介紹請見維基百科);在《十二國記》裡,基本上除了敘述整個幻想故事外,某種程度上也描繪了作者對於政治的一些想法。

而這次看的這部《屍鬼》,則算是和《十二國記》風格差異很大的恐怖小說了~他的小說台灣是由尖端所出版的,總共五冊(博客來書店,右圖為日文版封面),分量算是不小;而除了原著小說外,藤崎龍也有畫漫畫版、而在 2010 年,也有推出動畫版。基本上,Heresy 也是先看了動畫,才找小說來看的。

《屍鬼》的故事,主要是在描述一個接近與世隔絕的小村落:「外場村」裡,在村中「兼正」這個地方建了一座不合風格的西洋建築、並疑似有人搬入後、忽然發生的一連串村民死亡的慘劇。

以下有提及劇情:

閱讀更多»

自我厭惡

哪有人被人說討厭還會感到高興的?不過,明明知道自己讓人討厭,卻又被對方一口否定,這真是一點都不值得高興。

既然如此,那就別做讓別人討厭的事情就好了…

恩。人不就是常會莫名其妙把氣發在別人身上嗎?明知道自己做了自己也覺得討厭的事,可是還史會在不知不覺當中做那樣的事。
每當這個時候,自己也會覺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如果問別人,而對方卻說沒有這種感覺時,難免會覺得生氣吧?但是如果對方老實說不喜歡這樣,也一樣會感到憤怒。
如果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在而三持續的話,就會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變得頑固而不知變通,耳道希望能聽到一些真心話——我們有時候不就是會有這種感覺嗎?

from 《十二國記 風之萬里‧黎明之空》

責難難成大事

責備他人並不能成就任何事情。

我並不喜歡指責他人,因此只對她說我該說的話,其他就全看他自己怎麼想、怎麼選擇了。
因為我覺得我沒有這種資格。如果只是一味指責,那我當然可以做得到;我對他的所作所為感到質疑,要否定他的行為輕而易舉,但是我卻沒辦法告訴他怎麼做才對。
有資格責怪他的,只有做得比他更好的人,不是嗎?

責怪他人是很容易的事情,每個人都會做,但是如果只是一位責怪而不匡正對方的話,那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正確的事情可以成就某些事,但是指責別人卻一事無成。

from 《十二國記 華胥之幽夢》

人啊…一旦真正感謝對方,或打從心底感到尊敬時,自然就會低下頭去的。
所謂的禮貌是為了表達心中的感受,而不是用某種形式來衡量一個人的心意。
以禮為名迫使他人跪拜,那無疑是把腳擱在別人的頭上拿去搓第一樣的行為。

無意鼓勵無禮的行為,以禮待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做與不做則是人品的問題,僅止如此而已。

from 《十二國記 風之萬里‧黎明之空》

追求幸福

所謂的生命,本來就有一半是喜悅一半是辛酸的。
人之所以幸福,不是因為這個人天生好命,只是因為這個人的內心感到幸福。
努力去遺忘痛苦,努力去讓自己幸福,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讓人得到幸福啊!


人要幸福其實是很簡單的,但是又很困難。我有這種感覺。

本來活著就有一半是喜悅一半是痛苦的。
可是,我們卻老是看到痛苦的一面,然後就漸漸地不去認同快樂的事情,
然後變得很頑固,雖然這種說法很奇怪。

from 《十二國記 風之萬里‧黎明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