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誤

要是隱瞞失誤,就是真正的無能之輩。
是無可救藥的蠢蛋、就算當場脫去槍斃也不足以贖罪的巨大廢棄物。
就算費盡唇舌,也不足以形容。

事故就是在不斷隱瞞輕微失誤之下引發的。
會隱瞞輕微失誤的組織,將會因為大到無法隱瞞的失誤毀滅吧。

人是會犯下失誤的生物。

倘若不承認失誤,就會被不承認的失誤壓垮。

所以,也許也正因為如此,會隱瞞失誤的蠢貨,就真的只能槍斃處理吧。
勤勞的蠢貨會「讓人想槍斃他」,但會隱瞞失誤的蠢貨則是「必須槍斃他」。

from 《幼女戰記》

正義的武力

正義算不上動武的好理由。
反過來想,正義就是為了將動武的理由正當化才被提出來的。

想攻擊人必定有真正的理由。必定。

因為想掠奪、因為想貶抑、因為想欺侮、因為心有不平、因為想抹消、因為想消解壓力。
要不然就是那些理由的組合。

閱讀全文

夢想和憧憬

天賦很重要。
不過為了讓天賦充分發揮,夢想和憧憬也是必不可少的吧。

正因為有了夢想和憧憬,人才會不懈地努力,孩子才會不斷地成長吧。

越是累積經驗、越是認知現實,我們就變得越是膽小。
因為害怕失敗而過分在意他人的看法、變得世故圓滑…從而也放棄了挑戰極限。

from 《龍王的工作》

最好與更好

不要追求最好,太無趣了。
那只不過是你的終點。

追求更好就好。
那不是妥協,而是挑戰。
你必須一直追求更好,因為那將是你的旅程。

與其追求完美而停下腳步,不如為了莫名其妙的是衝刺到最後一刻,將自己燃燒殆盡更好。

from 《時鐘機關之星》

民主主義

全世界自稱民主主義的國家都沒有孩子參政權,也就意味着人們大家心裏都懂,民主主義有什麼缺陷。

政治本來是會對自己的人生產生非常大的影響的、 決定權卻與他人共享着。
就算壓倒性多數的人判斷出錯了、 也得不到補償也不需要承擔責任。

所以真正的民主主義很危險。 所以必須把權利從哪些很可能出錯的人們身上剝奪出來。

世界中的國家把孩子從政治中排除出來的這個事實是所有人類都認識到了這個缺點、 而想減輕它的證據。

from 杉井光《學生會偵探桐香》

閱讀全文

方法

有人說人是能夠改變的,真是那樣嗎?
只要強烈地希望自己能飛,難道就能長出翅膀嗎?我想應該不是吧。

該改變的不是自己,而是爲了飛行而採取的手段吧?
所以只能創造,只能構思出讓現在的自己飛上天空的方法。

from 《No Game No Life》

群愚

正如群愚這個詞所言,人所集成的群體越大,這個群體的愚蠢程度就越是增加。
被放入其中的人不論多麼優秀,不對,正因其優秀,才會被名爲數量的暴力徹底淹沒吧?

個人的意志、資質、性格,乃至感情,都不會擁有受到考慮的餘地。

只看到自己想看的,只聽到自己想聽的,然而,卻無法讓自己真正想說的話說出來。
我們現在所生存的社會便是這樣的地方。

from《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Another》外傳、「Episode S」試讀感想

Heresy 在 2012 年的時候,曾經衝著《Another》動畫的連載,跑去看了綾辻行人所寫的原著(連結);而雖然個人覺得《Another》的故事收尾的不夠徹底,但是由於故事也告一個段落,所以也不認為他會有續作。

但是沒想到,後來卻在網路上看到,綾辻行人針對這系列又有新作、《Another エピソード S》(Another Episode S,日本角川、右圖為封面)了~而看到之後,就滿好奇,這部作品要怎麼繼續寫下去呢?

不過說實話,有在看/想看的東西很多,所以過了一段時間後,其實也就淡忘這件事了。但是,前一陣子,Heresy 忽然收到「皇冠文化」(台版的出版社)的電子郵件,說他們將於 11/24 發行這本書的中文版,詢問是否要參加「試讀私邀」?

Heresy 自己是第一次被邀請參加這種活動,由於覺得滿有趣的、再加上對這部作品的確很有興趣,所以就答應參加了。而也因此,才會有這篇在書上市前就寫心得的紀錄。 :p

閱讀全文

公平

公平這個詞是在自己處於有利立場的時候,為了維持有利條件的藉口。
不公平這個詞是在自己處於不利狀況下的時候,從對方那引出讓步條件的方便。

from 《魔法科高校の劣等生》

話語

誰都可以說出「不說出來就不會明白」這句話。
誰都可以在不清楚話語者是傳達想法有多困難的情況下,生搬硬套這種不知從哪兒聽到的別人的話語。

明明有的話,就算說出來也無法到達別人心裡。
明明有的東西,只要說出來就會分崩離析。

因為說了所以會明白,這種說法是很傲慢的。
說話的人自我滿足、聽話的人自以為是…
各式各樣的因素混砸起來,就算說了,雙方也不一定能夠互相理解。

from《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