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

要是為了敷衍場面隨口撒謊,到時候會不可收拾。
至於能夠在往後發揮功用的謊言--精心設計的謊言,那不叫做謊言,叫做策略。

若是能派上某些用場,就叫做權宜之計。
如果能夠一生隱瞞到底,謊言也能變成真實。

相反地,一下子就會露出馬腳的謊言,只會自取滅亡。

from《百器徒然袋-雨》

個人與大眾

這世上不存在什麼一般大眾,有的只是眾多的個人。

當個人不願意為個人的行為負責時,就會戴上大眾這個面具。
這是在模糊責任歸屬,將之轉嫁給不特定多數的卑鄙行為。

例如說,就算是個人說出來會遭到圍毆的暴論,只要藏身於所謂匿名性的隱身衣背後,
立刻就能夠搖身一變,變成一般論。
這就是透過隱蔽專有名詞,將個人大眾化。
這樣一來,就可以不經任何議論,使人把粗劣的意見錯以為彷彿獲得了民意支持的正論一般。

from《百器徒然袋-雨》

普世價值與價值觀

我認為什麼社會通則、常識這類的東西,並不是具有普遍性的絕對真理,而是限於一定的條件下才通用的規則。
這類的東西必須在某種程度的封閉環境裡面,才能夠發揮機能。
每個國家、每個地方、有時候每個人的這類條款都不相同。

所以其實每個人都是井底之蛙,只是程度之別罷了。
別說大海了,有些人甚至連池子或臉盆都不認識。

常識是活在各自的日常中必要的條款。
常識會依據時代和場所而有極大的差異,這些條款是有附帶條件的。
換句話說,常識不是真理。

閱讀更多»

真理

不一定只有殫思竭慮之後想出來的結論才是真理。真理不是人所塑造出來的。
真理早已屹立不搖地存在於此處。
可是……盲目的我們無法確定這是否就是真理。
所以,我們必須驗證。

from《陰摩羅鬼之瑕》

學問與知識

做學問並不是記東西,是學習思考的能力。
知識淵博的人和學者是不一樣的。

雖然學者多半都學識淵博啦。按部就班地去思考不懂的事,驗證自己的思考正不正確,這樣的過程需要知識。
所以會去調查,結果就會變成學識淵博了。

from《陰摩羅鬼之瑕》

時間

體感客觀的時間,是不可能的事。

說「現在在這裡」的時候,不可能鎖定發言者什麼時候在哪裡。
主觀的時間總是在伸縮、完全不一定。頂多只能替換為長短這樣的距離來討論。
可是不管多長多短,一小時就是一小時,客觀的時間並不會變化。

唯有知道主觀時間與客觀時間之間的差距,是勉強可以了解時間的方法。
為了知道這個差距,存在者比需計測客觀的時間。

客觀的時間被認為是計測出來的數值,但是其實這個數值並不是計測時間本身所得到的。
計測到的是距離與速度,而不是時間。在空間中移動了多遠,運動進行了多少的量,我們把這些替換為客觀的時間。

閱讀更多»

因果

人的心思其實很複雜,不會只因一個理由就生出一種結果。
理由總是有好幾個,產生的結果也是好幾種。
任誰都有某種執著,只不過大部分都是偶然形成的。

from《百鬼夜行-陰》

巷說百物語日後談:後巷說百物語

Heresy 現在有在看的京極夏彥的小說,主要分成兩大系列,一個就是以長篇為主的「京極堂」系列,另一個則就是以詐術師又市為主角的「巷說百物語」系列。而這次 Heresy 看的這部《後巷說百物語》,基本上就類似《巷說百物語》和《續巷說百物語》的日後談了~

《巷說百物語》和《續巷說百物語》基本上是在江戶時代,以山岡百介為主角、以小股潛又市作為負責布局、解釋的腳色、就類似「京極堂」系列中京極堂。其他還有像是山貓廻阿銀、事觸治平、德次郎等人,也都算是又市的夥伴,一起幫忙接受委託、解決問題。

而雖然他們基本上做的事,都不算是合法的,但是在讀者看來,他們都是為了某些人、假妖怪之名、耍某些偏門的手段,來解決本來難以善了的事;就如同在這部《後巷說百物語》裡所說的:

堂堂正正必遇阻礙,違背倫常則越陷越深,顧取旁門左道巧然度之,
以巧計破如夢浮世,參透塵世人間,一切孽障隨之消解,獨留怪異巷說傳世。

閱讀更多»

死亡

死是無可避免的。
人——不,只要是活在這個世上之物,全部都無法避免一死。
而既然時間不可逆,我們無法以真實感覺去獲知死亡。
唯有這一點絕對辦不到。死亡也是我們人類唯一無法體驗的事。

所以……人會對死亡有著種種想像。自太古以來,數不清的人針對死亡連綿不絕地思考、立論。
人們不斷地想像。可是不管怎麼想,都絕對無法了解……即使自己為了解,也無法證明。

閱讀更多»

記憶

記憶就像照片的乾板。
烙印在玻璃板上的風景,可以透視到另一邊的景象。

如果不斷地將不同的風景重疊上去,底下的風景就會越來越難以辨識。最後下面的話會變得模糊不清,再也無法看見。
不過,如果把相同的風景重疊上去,呈現的畫像就應該會越來越清晰。

相同的東西看過好幾次,記憶就會變得更加鮮明。這是這種性質所致。

可是,實際上根本不可能拍到完全相同的照片。
就算在相同的地方,以同樣的條件拍攝,也拍不出完全相同的畫面。

應該會有微妙的不同。不同的部分越是重疊,就越顯得模糊。
我們會設法修正模糊的地方。為了看到清晰的畫面,我們會撒謊。

就這樣,記憶被改寫了。
舊的記憶被新的記憶,新的記憶被舊的記憶,彼此影響而形成。

from 《陰摩羅鬼之瑕》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