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敷衍了事的道路交通安全說明記者會看交通部到底多爛


台灣糟糕的交通基本上應該已經算是全球有目共睹的了。法規矛盾、規劃不佳,加上過於簡單的考照制度,以及長久以執法混淆不公,更是導致用路人的法治觀念薄弱。

而很遺憾的,我們的以交通部為主、以及各地的主管單位,長久以來都對此視而不見,甚至是用錯誤、不適當的方法在管理交通;在個人來看,台灣交通部的方法常常是「頭痛醫腳、腳痛醫頭」,不要說對症下藥,往往是用不合邏輯的方法在處理事情…

就在這兩年武漢肺炎肆虐,大家為了死於肺炎的人在痛罵政府的時候,卻好像沒多少人在乎沒年死亡超過 3000 人的交通事故?

也因此,在去年底,就有人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提出了《請交通部開設「交通疫情指揮中心」 舉辦記者會 詳報交通傷亡數字原因並接受提問》,要求交通部仿照防疫指揮中心,固定開記者會向全民報告台灣的交通狀況。而後來也獲得交通部的認可,所以出現了去年底開始、每個月一次的「道路安全記者會」。

下面就是這幾次的記者會連結:

到目前已經七次了,在 Heresy 來看,真的只能說「不虧是交通部、果然沒讓人失望」,只不過,這個「沒讓人失望」是負面的意義。

首先,這六次的記者會都僅有在交通部的《交通安全熊平安》獨家直播,基本上都沒什麼事先宣傳、理所當然地也沒什麼存在感,知道的人並不算多;到場記者數量感覺也少,線上觀眾也不算多。事後感覺也鮮少有新聞報導這個記者會,某種意義上也顯示了台灣主流媒體對於這東西到底多不在意了…

再來,在前幾次的直播品質爛到爆炸。斷線、收音不良,讓人不禁懷疑交通部預算到底是不是都拿去建區監測速、連基本的直播都弄不出來了?而前兩次記者會,甚至直接把最後記者提問斷訊,讓人完全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幹嘛?

後來過了幾次,直播的品質才總算有改善。不過卻始終只有開放現場記者提問,大多時間也都一派祥和,沒有記者提出比較尖銳的問題(時事相關、例如議員違停事件)、也沒多少人提出針對現行制度的問題,就不知道是不是先摸頭摸好了?

至於記者會的內容…就真的是讓人感覺得出來,「不虧是中華民國交通部」了。

這個記者會主要是由「道路交通安全督導委員會」執行秘書「吳木富」在報告,重點主要都放在:

  1. 各縣市交通事故死亡數、會和之前的統計做比較
  2. 鎖定「機老酒」(機車、老人、酒駕),做標籤式的檢討,其他的就草草帶過
  3. 檢討各縣市首長有沒有親自主持道安會議

整體來說,可以看的出來,交通部自己就是把自己放在一個更高的高度,來幫各地方政府做評比、然後提出希望各縣市改善,而且還只是「你這次數字變差了,要改進喔!」這樣「呼籲」的形式,完全感覺不出來身為最高主管機關的交通部針對這些事故到底做了什麼

理所當然地,交通部也完全沒有去分析該如何改善、為何惡化,就是完全把問題推給地方政府;從頭到尾幾乎沒有看到交通部針對道路規劃、法規面來做出分析、檢討

而檢討的也都是標籤式的「族群」(永遠的重點就是機老酒),而非車禍原因為主,讓人覺得他們認為錯誤的永遠都是用路人…

當然啦,他們也不是完全沒進步,像是到了第七次的記者會,終於也有「死亡碰撞類型排名」,這類稍微有分析到事故原因的東西了;但是很遺憾,分析對象還是很標籤化。而後來也有號稱有派輔導小組到地方政府去,同時也有列出有針對路口有做路口改善、但是具體改善了什麼?完全沒有提。以個人對於台灣交通管理單位的認知,真的很怕他們的「改善」根本是越改越爛啊。

至於對於地方政府主要的檢討,就是「各縣市首長有沒有親自主持道安會議」!至於首長有沒有親自主持對道路交通安全到底有沒有具體的關係(第七次就被自己打臉了)?大家就笑笑就好吧。(笑著笑著就哭了)

而交通部長王國材本人,似乎也是第三次才開始親自出場?所以如果以他們自己用出席率的標準來檢討的話,那果然很糟糕。更糟糕的是,王國材就算出場也了感覺基本上也毫無意義,基本上就是吳木富的複讀機,把前面講過的東西再講一遍

然後到了第五次,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覺得太乾了,結果居然弄了一個「道安小撇步」當作固定環節、介紹一些道路安全的觀念,來拖時間。老實說,會來這個記者會的人,根本沒人想在這個場合聽到這個吧?而且王國材居然連這個又再浪費時間複述一次…

整個會議有多廢呢?這邊來舉一些例子吧~

  • 花了三個月解決不了簡單的問題、甚至連問題好像都沒搞清楚

    • 第三次記者會就有記者說了(連結、33:23),他針對行人號誌的問題提了好幾次(應該是前兩次被卡掉的記者提問環節?),也向台北市政府反映過,但是還是沒改善,那主管單位到底能不能處理?
      結果就是講了一堆幹話,最後還是推到地方政府,而且看來也沒有想要拿出主管機關的高度來、從體制面來改善。

    • 後來到了第六次又提出來相關問題,感覺過了三個月完全沒解決啊。 XD
      (而且也發現問題根本沒釐清)

  • 區間測速治百病

    • 第六次記者會,王國材說(連結、30:34):

      • 區間測速照相在我們過去的實例可以減少五成的事故、甚至有的地方減少八成的事故。
        所以區間測速照相,像我們一般看到這種惡意逼車,或是在某些地方超速、然後在定點停下來這些行為透過區間測速、事實上可以減少很多他這種行為

    • 這個算是最好笑的一個了。區間測速的概念就是計算一台車經過兩點的時間,來算出平均速度,但是不能保證他中間沒有超速;所以早期的區間測速笑話就是要在區間測速的結束點錢蓋個停車場賣香腸。
      然後我們的交通最高主管官員居然覺得區間測速可以減少「惡意逼車」和「在某些地方超速、然後在定點停下來這些行為」的行為!?

    • 這個到底是無知還是真心相信「區間測速治百病」啊?有這種連自己在用的工具的特性都搞不懂的主管長官,難怪台灣的交通跟垃圾一樣了。

  • 打臉自己的首長主持率

    • 第七次記者會,王國材說(連結、32:40):

    • 這一次在縣市首長主持道安會議,在三月份、就是雙北兩位市長沒有主持。
      我也知道雙北在疫情方面非常嚴峻,我相信他們也因為疫情的關係,所以讓他們沒辦法去主持。
      但是像台北市,雖然沒有主持,但是在這個整個的死亡從 36 降到 29,新北是 70 降到 28;所以在道安上面事實上都還有一定的表現

    • 這不就代表你們去追蹤首長有沒有主持根本不重要?
      你們觀察重點的指標根本不對,還期望能改善交通?

  • 已知用火、過了幾十年終於發現有問題的兩段左轉

    • 第七次記者會,王國材說(連結、35:25):

      • 最近我在道安委員會針對機車,包括路權、包括他的管理來做一些討論。在傳統上就是兩段式左轉、也包括禁行這個快車道等等的。
        但是我最近發覺說整個在兩段式左轉本身也有一些問題存在,因為它產生了很多車流的交織,有發生了一些問題,包括兩段式左轉他的待轉區的位置設置不當。
        所以我們最近也跟各縣市做一個討論,如果你的機車左轉的量夠的話,我們是鼓勵設專用時相,讓機車通過
        也就是說,在傳統就是機車就是要透過比較不方便的方式來達到避免相撞的部分,但是現在我們的想法如果機車夠多,你應該尊重機車的路權。
        比如說專用時相,現在有很多這個縣市政府在在慢車道有一個機車的專用時相讓它過去。
        所以想說在機車的管理上面,可能要因地制宜
        有的適合兩段式左轉,比如說他設置的地方是非常好、設置的地點沒有問題,包括它機車輛也不多,這時候可能是這樣;如果機車量多,可以直接左轉、同時設專用時相讓他走。
        所以我想說對機車管理上面,交通部對於整個這個事故的分析裡面,也認為必須要有新的管理的模式。

    • 拜託,兩段式左轉實施多久?大家罵多久的「待撞區」了?你到現在才說「最近發覺」?套句網路說法,我真的只能說你終於「已知用火」了…

    • 但是處理方法?結果還是脫離不了那種大汽車至上主義啊…
      基本上感覺得出來,還是交通部深信那個本質上在歧視機車的「偽‧汽機車分流」,完全沒有要改變。
      所以建議方法,就變成是在機車多的地方設藍藍路(機車左轉專用道),機車少呢?就不用尊重你的路權了、繼續放生。看來我們的道路平權還是遙遙無期啊。

  • 只負責報數字,不管原因的記者會

    • 第七次記者會,記者提問(連結、40:50):

      • 記者:我想請問兩個問題。一個是剛剛有提到苗栗縣在各個評比的比較上都改善不少,可不可以分析一下在這段時間做對了哪些事情、或優化了那些事情?(後略)

      • 吳木富(41:47):我想苗栗在一到三月份,他本身,如果各位看簡報裡面的機老酒部分,他幾乎都有進步。尤其機車的部分是減少了 16 個人,所以在機車死亡這塊算是…
        如果說說要講,當然也是、要,我們也是在請各縣市可以跟他學習。
        我們還沒跟他仔細談哪裡怎麼做,但是基本上我們從這些指標可以看得出來,在機車、高齡、甚至於他在這一個酒駕,大概也都有一些改善。
        所以我覺得他是一個從全面性在推動改善到安的工作。
        那細節的部份,我們會請他,其實有的縣市也在參考他們怎麼做。這我們都會再進一步了解。

    • 真的是被問到掛在那。只負責報數字要別人改善,結果別人做得好,你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變好、就要其他縣市學習?所以你們蒐集數據真的只是為了報告吧?
      真的要改善道安,不是應該看到有改善就要去搞清楚到底怎麼做的嗎?結果一到三月的改善,到了五月都不知道怎麼做的。

      • 我個人相信問不出所以然就是啦~ XD

  • 用「我們覺得」決定的政策方向

    • 第七次記者會,記者提問(連結、40:50):

      • 記者:剛剛執秘有提到說,因為那個高齡者機車事故人數增加不少。那剛剛又提到說希望他們可以去,就是我們剛剛提到的微型二輪車的部分。
        請問是從那些觀察跟數據看到,他們的使用量還讓你得出說,盡量讓他們改用微型二輪車就可以降低這個死亡事故的比例?
        除了剛剛提到那個微型二輪車的時速大概可以、比較慢之外,有沒有其他的分析是讓你得出這樣的結論跟建議的?

      • 吳木富(42:31):至於說高齡的部分,我必須這樣講,因為有很多東西是從行為面去看得。
        那我們發現,中南部尤其偏鄉的地區,有一些長輩騎機車是不戴安全帽的。
        我們去考評的時候,各縣市只要有高齡的縣市,他比較多的縣市它都是講道未戴安全帽。
        那未戴安全帽再加上他如果速度過快,那有一些是在路口,剛剛講路口大部分都是一個重要的問題,那他自己如果反應過慢,就會產生事故比較多的狀況。
        剛剛我們在看那個、我有一個簡報那一頁就講到,在路口是大概佔更高的比例。一般的路口大概我們是死亡是50幾趴,他可能到六七十趴,都在路口。
        另外那高齡還有一個問題、通常、他也有一些問題,怎麼講,叫無照駕駛。
        無照駕駛的時候,他就會覺得說那,我如果真的沒有駕照,我就形同我最後的價值都不見了,我都要依靠別人。
        那我們大家都知道,偏鄉要進出、要靠大眾運輸也還有一段努力的空間。
        所以我才會提到說,這是我們自己覺得說,這一來一往,如果你這個,像我們現在一直在推高齡換照;高齡換照有很多不願意去換照,或是換了照以後他就覺得他一定覺得說我這個駕照一定非留下來不可,否則我根本沒辦法出去。
        如果你真的沒有辦法讓他換照的時候,他就真的無照駕駛。
        所以,他腳又沒有辦法去騎腳踏車、走不遠,所以如果有一個替代的方案,就是剛好我們現在所謂的微型電動二輪車。他比較踏車再更快一點點,但是它基本上也只能 25 公里,那這樣的速度說,如果真的又發生意外,死亡的比例可能不會那麼嚴重。
        所以我們才會覺得說, 這也是另外一個政策上說,要你繳回駕照後另外有一個替代的方案。那他自己他也願意做,這樣是一個比較柔性的變化。

      • 記者:不好意思,我再補問一下。
        剛剛執秘有提到說很多是不戴安全帽,可是微型二輪車也要戴安全帽。那他如果不戴安全帽,他去騎微型二輪車,他還是不會戴安全帽。那這不是取締的問題嗎?
        那第二個是,如果他的時速慢,能夠降低他的死傷,很多老人家在走路的時候,在斑馬線上被撞,他的時速比微型二輪車更慢。那請問一下,可不可以是說,執秘這邊方不方便、道安會可以去做一些研究、或者給我們多一些數據,去佐證你剛剛提到可能這些觀察,讓我們知道說,如果你們的建議是可以引導像這一塊。那我們才比較能知道說,這個轉換是不是真的能降低年長者的機車死亡事故。

      • 王國材:
        這邊我再回應一下,當然高齡者第一優先是公共運輸,但是很多偏鄉的公共運輸不是那麼方便。
        那,因為以這個高齡者來看,他易受傷害是比一般高很多,這個意思是說,發生一個事故,很多人可能是最多就重傷,高齡者就死亡。
        那,大家知道,整個撞擊力是跟速度的平方成正比、mv2、質量加上我速度的平方;意思是說你如果變兩倍,他的撞擊力就是四倍,懂嗎?
        那當然就是說,第一個,當然優先是公共運輸,這是我們最期待的;所以我們過去,像我們的幸福巴士,很多為什麼偏鄉、這個地方那麼多那種小車啊、到處跑。這個也是要彌補,為什麼我們這麼xxx涵蓋率,這個就是,我們當然第一優先是以這個啦。
        再不行的話,就找速度比較慢的。因為 v 的平方嗎、速度的平方嗎。看他能不能做一些替代。
        當然,相關的安全測試,現在在處罰條例裏面要求該戴什麼安全帽什麼的都一定要做。
        但是的確我們從這方面來,整個從…
        那當然就是說,整個高齡者的駕照的管理,這部份我們事實上也有再花一些力氣在做喔。
        就是說很多高齡者,當然,我們當時 105 年做 75 歲以上既往不咎,像這件事情、既往不咎。這也就說你已經 75 歲就不受這些管理。那,還有一些的老人家都用勸導的方式,請他趕快繳回駕照。用各種方式來做。
        當時也是尊重說、不要對高齡者有歧視,所以等於說,我實施的時候你已經 75 歲了,我就這個個、就不管這塊。
        那這裡面,我在猜、這裡面也有一些這個、當時我們沒有納到管理的部分。
        (後略)

    • 有沒有發現,官方的回覆都沒有辦法提出做過哪些研究?王國材出來搶話也都沒在回答人家的問題、只是在鬼扯別的東西、還一直重複同樣的東西?

    • 所以這代表我們的政策都是這樣「我們覺得」、然後沒有研究就決定的嗎?

  • 完全不在乎一邊民眾

    • 官方小編除了一開始還會針對連線問題、音量做回覆,後面什麼都不管了,從來沒看過人。

    • 然後記者會也只開放記者提問,目前也只有第七次的記者提問稍微有點看頭…


當時提案的時候,列出了期望的三個影響:

  1. 有政府、會做事,讓各部會可以一起動起來,不然都各玩各的鳥。無所用心。
  2. 知道問題在哪裡地點,因為公開錯誤道路設計地點,公開沒有執法的路段,才可以面對問題來解決問題。
  3. 有警察,會執法,徹底解決步行者地獄的國際汙名,也解決了人民與人民之間的追打、私刑、馬桶爆炸等等對立。

結果呢?恩,一個都沒達成。

記者會主要還是在檢討各地方政府,形同甩鍋;而且檢討的方式是檢討首長沒有主持會議。 XD

而真正的問題的分析呢,感覺做的敷衍了事,也從來沒有看過有舉案例來分析。

警察執法啊…這個是最諷刺的了。現在一堆違規連檢舉都不讓你檢舉了呢~
然後同時也維持的一貫的「速度管理」才是唯一方案的心態在走,繼續抱持著「區間測速治百病」的想法來治理交通。其他海量的違規?有區間測速就好啊!

違規停車?那微罪不罰啦~
停車格不夠?再說啦,我繼續裝死。

同時,以交通部的高度,看來也完全沒有想要去檢視那套落後的法規、以及相關的規範,還有檢視各地方政府的規劃是否符合規範。
這段期間甚至倒行逆施地提出了一個不知道怎麼生出來、搞不好根本程序有問題的道路交通處罰條例修正案(參考《王欽彥觀點:限縮民眾檢舉交通違規妨礙社會轉型》)。

看來這個交通安全記者會…老實說,真的完全感覺不出來他們想要改革交通的決心啊。
結果應該是不意外地不用太期待了。台灣的「人本交通」大概還是只能繼續維持「龍巖人本」吧…

對「從敷衍了事的道路交通安全說明記者會看交通部到底多爛」的想法

  1. 比台北市交通局還要更歧視機車?來看交通部道安會如何「善意」解讀數據|企鵝交通手札【交通企企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