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台灣機車交通鮮為人知的黑歷史


本文轉載自「Leo, that Taiwanese. 理觀點.」,作者為「理哥Leo」,授權為 CC4.0 BY-NC

原文連結


我知道有部分粉絲已經看過這篇文章,不過因為當時用相簿發的所以演算法不幫推,這裡就再用普通文章的形式發一次,也麻煩各位粉絲能再次大力分享,讓更多人看到。若是您才剛看到這篇文章又想一窺實際史料圖片的話,我在文章結尾有附上原相簿連結。

近日前總統李登輝病逝,在交通圈有不少人說他是「禁行機車」的推手,並連帶開創了後來各級政府打壓機車路權的風氣,其實這樣講是沒那麼精確的,請讓 Leo 我娓娓道來~

華國來台早期,在交通工程及法規方面承襲日本制度。工程的部分,道路有快慢車道分隔,也就是很有名的「三線路」設計,是連當年美援專家也誇讚抄回去美國的一個設計。法規的方面,交通工具有分兩種,分別是 50c.c. 以上機動車輛(汽車與摩托車 – 原付二種)、可移動機械(工程車)的「甲種」;還有 50c.c. 以下(輕型摩托車 – 原付)或者人力、獸力(例如牛車、腳踏車)的「乙種」。

簡單來說,當年快車道就是甲種車輛在走的,慢車道就是乙種車輛或者要給你慢慢來的,就很像荷蘭制度的黑柏油 vs 紅柏油的車道設計,是非常標準且安全合理的「車速分流」。

當年領先全球的這種管理制度,直到經濟起飛路上車輛總數連帶車禍數也連帶連年暴漲才被慢慢改變。在 1967 年(民國 56 年),華國政府立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並且把所有甲種摩托車併進乙種摩托車,拿到現今來看,就像是有著相對完整路權的紅黃牌被收回路權,並要求他們的行使方式與牛車跟腳踏車一樣,這樣畸形的規定反而是火上加油,要知道當年二行程 90cc 的車輛時速要破百是絕對絕對沒有問題的。(感謝粉絲 meowlike 提供部分資訊)

而到了 1974 年(民國 63 年)政府更因為接下來的一連串事件開始追殺機車族群…

★★★ 3 月 1 日 台北市政府交通局僅成立一年,就因為「效率不彰」遭到裁撤,所有交通管理業務分散建設局、警察局及工務局,猶如今日中央政府的交通管理業務仍遍佈交通部及內政部(營建署、警政署)的情況。問題是,當年許多公務不經過軍警是無法推行的,所以底下這些單位影響力非常微小,而交通局當時也正在起步階段卻直接被幹掉,讓台北市的交通管理落入沒有交通本位專業的警察手裡,變成說規定跟執法權都是警察的,球員兼裁判、沒有專業意見的制衡。

9 月 2 日 深受屬下愛戴的台北市警察局長王魯翹,轉任台灣省警務處副處長;王魯翹年輕時曾經參加刺殺斧頭幫幫主王亞樵與汪精衛,被外界稱作「王牌殺手」、「抗日英雄」,算是黨國軍警舉足輕重的大人物,也是前警政署長王卓鈞的父親。

9 月 4 日 聯合報刊登台大醫學院教授建議全台市區禁摩的新聞,引起極大討論。

9 月 5 日 各家報社開始跟風聯合抹黑機車,國家機器動起來開始一小波的大內宣。

★★ 9 月 9 日 馬上就實現政府及產官學一講幹話一定就出事的不變定律,王魯翹在斑馬線上被摩托車刷卡撞上,頭部落地重擊。國民黨印象中身手矯健的王牌殺手竟然會出這種車禍,引起國民黨譁然,並開始以仇日為由牽怒日治道路設計,開始醞釀為了改而改的聲音。

9 月 12 日 王魯翹家屬及醫院出來闢謠傷勢穩定(是不是聽起來很熟悉呢?

10 月 08 日 王魯翹病情快速惡化。

10月12日 台北市警察局緊急宣布管制機車,並於隔日(10/13)宣布管制區域及路線。

★ 10 月 20 日 內政部提交院會研議禁止機車進口。台北市警察局也於同日宣布開始針對機車大執法,內側車道禁行機車也明日(10/21)生效;不過這個決定沒有法源依據,完全就是「我為你好,所以就禁止你幹嘛」的一種心態。

10 月 28 日 王魯翹病逝,當年尚未解嚴,所以全國民眾強制遭到此訊洗版數日。

★★ 11 月 15 日 當年主導交通管轄權的台北市整府警察局正式對外透露正在研議禁行機車相關標線。

★ 11 月 28 日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宣稱實施禁行機車後車禍量銳減。

⬆1974-分隔線-1975⬇

10 月 04 日 台北市警察局研議在復興橋實施車種分流,並興建(今日被俗稱狗洞的)機車專用地下道。

10 月 12 日 又是政府講錯話出事,體育家郝更生被機車撞飛身亡。

10 月 13 日 另一波的國家機器大內宣又開始專注於抹黑機車,為期一個多月。

★ 10 月 16 日 財政部研議機車強制險。

★ 10 月 18 日 交通部正式遞交行政院新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待核定,並正式開始在全國強制機車得跨坐,孤輪蛇行等危險駕駛行為罰金千元起跳。

★★★ 10 月 19 日 時任立委唐國楨、王子野、吳鑄人等人開始在院會施壓交通部要求改善。
時任交通部長高玉樹表示:「若因機車肇事就禁止機車,同樣的,汽車、火車都會發生交通事故,如果照這標準也要一併禁止的話,我們大家只好安步當車」。聯合報專訪專家也說,如果暫時禁止機車,大家將以沙丁魚罐似擠爆公車,如果永久禁止機車,把所有車輛已汽車替代,將產生全面性的塞車惡夢(當年專家腦袋好正常喔~

10 月 23 日 台灣省道安會報研討限制機車發展,並將擬定辦法提交府會。

10 月 27 日 台北市政府考慮將中山路及忠孝西路全面禁行機車,並將現有慢車道改為公車專用道。

10 月 29 日 機車銷量再創歷史新高,中華民國道路安全協會理事長建議設置全年發照量門檻,並且開始進行全國機車減量。

10 月 31 日 保安大隊以警用機車加強巡邏,針對機車執法。

11 月 04 日 交通部研議將限制機車廠商在機車強制內建無法超速的特殊儀器。

★ 11 月 20 日 台灣省政府表示,為了改善機車問題,將推動公車品質改善及提升班次密度,發展電動機車,並限制進口國外廠商生產車輛、扶植國產機車工業;此決定也造成諸多進口零件回國拼裝車輛的情況。

★ 11 月 27 日 以婦聯會為首的許多婦女團體聯合動員,希望全國婦女遍地開花的對民意代表施壓催促機車相關改革。同日,交通部也俵是未來考取機車駕照將新增心理測驗。

接下來,台北市的禁行機車在 1968 年(民國 57 年)由行政命令變成正式的地方法規,並且開始在全國大蔓延。不過車種分流實施下來卻造成慢車道交通大亂,堪比當年日治時代結束台灣從左架改右駕一樣亂,卻亂了一甲子到今天還沒完,連當年負責交通管理的基層警察也在警光雜誌上大量投稿於專欄報導慢車道混亂的問題,也提倡政府該著手整頓慢車道。

當年說什麼「陣痛期過了就好了」,沒想到到今天還在痛,幾十年的經驗也就證明了車種分流根本是不可行的,我們政府卻遲遲沒有意識到這些教訓,持續的推行錯誤政策及建設;而從戒嚴時代一路以來跟著被大內宣洗腦數十年的人民,卻也反過來質疑當今提出車速分流的人士,非常的可悲。

還好當年李登輝當台北市長時有聽取民意,而沒有聽信警政單位一意孤行的全面禁摩,沒有推成把慢車道消滅改為公車專用道的蠻幹政策,否則這些意氣用事的警察就將得逞,讓台灣將差點成為一個大家開車四輪汽車浪費空間、沒有任何機車的地狹人稠島國。也就是這段歷史,才間接讓李登輝與軍警嫌隙越來越大,也讓軍警越來越痛恨機車。

另外,打壓機車路權的連鎖效應就是各位常常在老照片看到的寬敞人行道都被改建成慢車道,連帶的嚴重影響到行人與腳踏車路權,且政府長期洗腦機車危險也導致四輪汽車暴增,變成四處都是違停。而為了解決這些違停,要讓它合法化所以畫停車格,縮減的卻不是快車道,而是車滿為患的慢車道,而讓當今慢車得穿梭在並排停車、右轉汽車、靠邊公車,與開門區(door zone – 汽車開門範圍)隨時會被擊落或夾殺的這種鬼樣子。

總之,今天台灣交通會爛,有很大一部份是軍警干政,利用仇日把交通專業人才通通邊緣化的下場。連帶的,當今許多有年紀的「學者」或「專家」,清一色都是靠當年裁撤各個交通管理專責單位,警察透過職稱名目上洗出來的,實際上並無任何專業知識,所以發言也盡是一堆主觀意見、毫無科學根據。

而所謂的「交通解嚴」跟「交通戰爭」要在台灣推行,有很大一部份正是要讓台灣的交通管理脫離這群假學者、假專家的綁架,並且修復這段歷史一步錯步步錯,對交通發展與設計所帶來的傷害。Leo 我呢則是真的非常希望 2020,也就是這篇文章被撰寫的這個年底前可以看到交通解嚴的開端,讓台灣的交通終於能從戒嚴時代的官僚管理方式慢慢走出來,讓這可惡的產官學,也就是充滿假專家的這個交通幫走向滅亡。

最終,我要非常、非常的感謝這些從國家圖書館幫忙帶出這些史料的人,而相關相片也能在這個網址找到: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355819715808872

(本文由「理哥Leo」撰寫,歡迎一般讀者署名轉載;禁止媒體在未經詢問前抄文,依據著作權法規本人可以直接提告,若有同意授權請按照創用CC4.0 BY-N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