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1000多年前的貨幣戰爭:大宋用澶淵之盟要了遼國的命


這篇的出處是 2010 年《羊城晚報》上的《1000多年前的貨幣戰爭:大宋用澶淵之盟要了遼國的命》這篇文章,作者是「王吉舟」。文章主要是以貨幣的主導權為觀點,來看大家認為積弱的南宋。個人覺得頗有趣的,應該算是可以看看的文章~

以下為原文:


1000 年前這段有趣的貨幣戰爭歷史鮮為人知,十分值得後世玩味。後世史家總覺得,金與遼的迅速腐化、衰亡,是由於金、遼兩朝統治者心理漢族化,生理女性化造成的。殊不知,經濟上被掏空,才是帝國日益虛弱的根本原因。

後世史家總覺得,金與遼的迅速腐化、衰亡,是由於金、遼兩朝統治者心理漢族化,生理女性化造成的。殊不知,經濟上被掏空,才是日益虛弱的根本原因。

如果你是一個生活在 1000 年前的金國公民,你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養了幾年的羊終於肥了,你出門賣自己家的羊,收購羊的商人是宋朝來的大客戶,他給你的錢是大觀通寶,而你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問題。你去集市買幾尺布料給孩子做衣服,你買的布料是臨安產的,對了,事實上,整個集市上沒有什麼像樣的東西不是進口的。你付給老闆一把大觀通寶,老闆收下,找給你一把崇寧通寶,你們倆都沒有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這樣的日子每天都在重復,你每年都在辛苦地養羊,但是,生活一點也沒有變得富裕。你實在想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導致自己的貧窮,事實上,你可能從來就沒有去想過這個問題,老百姓為什麼窮,就像太陽為什麼升起,不值得想。

偶爾誰去了一趟臨安,那可是值得他誇耀一輩子的大事,臨安的繁榮,南朝的富庶,是大家從小就聽到的傳說,聽說那邊“農夫躡絲履,走卒類士服”,咱這邊縣上的幹部家才有絲履,平時還捨不得穿。

可惜,臨安就像天堂,大部分人這輩子沒有機會去見識。

年尾,官差來收稅了,你家納的還是大觀通寶,官差沒有說什麼,他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言歸正傳: 如果你覺得貨幣戰爭是個很酷的新名詞,那1000年前的這一幕肯定已然震驚了你一下。

要講宋朝的貨幣戰爭,不得不從《澶淵之盟》說起。

說起《澶淵之盟》,我們又想起不平等條約和楊家將了,大家都知道老楊家“七子去六子還”死的那個慘烈,燒火丫頭都上了,最後皇帝老兒還是貪生怕死簽了議和條約,跟漢族人提《澶淵之盟》,那感覺就跟提《南京條約》差不多。
《澶淵之盟》的內容大體上有這麼兩條:

一、遼宋為兄弟之國,以後,誰家的皇帝年紀大,誰家皇帝就是哥哥。
二、宋每年向遼供歲幣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雙方開展自由貿易。

第一條,今天看,這不但不是不平等,甚至是完全符合《聯合國憲章》宗旨的。

第二條,漢族罵條約不平等,主要是因為這第二條,但是,我們嘴上罵歸罵,心裡要清楚牌局。十萬兩白銀是個什麼概念,大宋的歲入,是一億兩,打宋遼戰爭,每年軍費是五千萬兩。

關鍵在於第二條的第二款,兩國開始自由貿易。
這“歲幣+自由貿易”可太厲害了。

大遼除了賣羊賣馬能有什麼貿易基礎?他幾乎沒有任何產品可以輸出給宋,而宋的每一種商品都是遼需要的。開始遼還賣一些馬,後來發現大宋的騎兵越來越多,就不敢再賣馬了,蕭太后下令誰出口馬,殺誰全家,結果,邊境貿易從一開始就變成一邊倒的對宋貿易巨額逆差。大遼收的歲幣,到年底全被大宋賺得幹幹淨淨,每年還倒賠。

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歲幣更像今天中央支援邊疆建設的財政補貼。

大遼不懂經濟,後來就乾脆不發行貨幣了,反正發行出來,也沒老百姓認,即使大遼皇帝本人也覺得隻有大宋的錢才是真正的錢。

要了大遼老命的貨幣戰爭,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開始了。

結果是,一百年雙方無戰事,大遼的財富通過貨幣戰爭,源源不斷輸入大宋。大宋的先進文化傳播滲透進了大遼的每一個毛孔。

金滅遼,大宋跟金打了一下,發現也打不過金,就跑到南方繼續與金玩貨幣戰爭,大金不知是計,接受了“歲幣+自由貿易”的遊戲規則,也放棄了貨幣發行權,全國繼續使用大宋的貨幣,結果一百年後,大金也虛得不行了。

今天的古代錢幣收藏界,很難找到遼和金的銅錢,反倒是宋的銅錢既質量好,又款式多,數量多得比清代的還便宜,就是這場曠日持久三百年的貨幣戰爭的遺跡。

蒙古滅金後南侵,大宋的群臣拒絕議和,非要PK蒙古,結果,漢族的歷史從此走入黑暗。

研究元史,其實蒙古人最初是想跟大宋繼續“歲幣+貿易”遊戲的,隻不過價碼要得比金高了,價碼再高,它也是要用大宋鑄的幣,可惜啊!

大宋皇帝通過鑄幣,實際掌握了北方的財政權。北方的原材料與勞動剩餘價值,通過自由貿易和使用南方的鑄幣,源源不斷地輸入南方,換回南方的商品,這種壯觀的南北貨幣戰爭,持續了整個遼、金與宋對峙的三百年歷史。

與今天中美之間的貨幣戰爭不同的地方在於,那時的局面,相當於今天的美國政府放棄美元,國內全部使用人民幣並與中國自由貿易,中國商品與人民幣迅速充斥了美國,幾十年後其結果不言而喻。

1000年前這段有趣的貨幣戰爭歷史鮮為人知,十分值得後世玩味。後世史家總覺得,金與遼的迅速腐化、衰亡,是由於金、遼兩朝統治者心理漢族化,生理女性化造成的。殊不知,經濟上被掏空,才是帝國日益虛弱的根本原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