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write》遊戲劇情四:Moon、Terra


前幾天,已經用了三篇文章,把《Rewrite》的前篇、五位女主角的個別路線都介紹過了(小鳥線、千早線靜流線、露西婭線朱音線)。在完成朱音線後,遊戲的主畫面就會有變化,所有的女主角都會消失、只剩下瑚太朗一人,方也會多出「moon」的選項(下左圖);在完成「moon」的劇情後,則主畫面則是會再變一次、變成全黑、只剩下一顆月亮的畫面,下方也會在多出「terra」的選項(下右圖)。

 

基本上,這幾條線玩完了後,可以發現其實劇情上還是有些不太確定的東西;而接下來,就是要進入《Rewrite》的正篇、《月(moon)》和《地球(terra)》這兩個路線了~要注意的是,這篇基本上是 Heresy 對劇情的大量描述!所以不想知道劇情的話,請不要看下去!

Moon(月)

「Moon」這條路線一開始,就是瑚太朗在家中起床後的自白(有語音耶~),描述著一些抽象的事物、描述著自己的現況,也就是超越了時間的另一種存在。而接下來,就是撥放感覺是超能力戰鬥的第二個片頭曲、《Rewrite》(參考)了!

接下來,場景轉到山坡上,瑚太朗在這裡找到了坐在地上、不知在做什麼的「鍵」。不過在要上前搭話時,就被殺掉了。不過,由於不是現實世界,所以死後、馬上就又轉回到家中、重新一次起床的過程。由於城市中也沒有任何其他人,而且瑚太朗心中知道該去找「鍵」,所以還是又回到那個山丘、重新找到了「鍵」。

雖然這次瑚太朗很謹慎地希望和「鍵」進行交流、理解,但是由於兩者的存在是有差異的、話語的資訊量也不同,所以基本上瑚太朗完全無法理解「鍵」的話語…而就這樣、重複次試著接近「鍵」、被殺、重生的過程。而在過程中,瑚太朗也慢慢地回想起、自己在不同的世界裡自己的經歷;所以這應該也代表了,之前的各個路線,其實都是平行的不同的世界,而現在所在的世界,實際上是超越了這些不同的世界的存在。

而某一次的交流、瑚太朗終於因為知性、理解力的加強、能夠了解「鍵」的「話語」,雖然還是雜音,但是卻能了解他的一些意思、也終於知道了他的名字:「篝」。同時也理解了篝在這個世界中、一直以來所在做的事情,那就在推演鋪在地上、如同紙片一般、附帶有人類無法理解、擁有大量資訊的「理論」。這「理論」以束狀的圖形呈現,代表了世界的發展、每個分支,都是一個平行的分支。

離開回到城裡,在許多熟系的地方、雖然沒有看到任何人的存在,但是卻在熟系的地方、都以不同的意象、感受到了熟悉的存在…看來,超自研的夥伴們、其實還是以某種形式、存在於這裡、但是卻沒有存在的形象。

之後,雖然什麼事都做不了,瑚太朗還是回到了篝的身邊、看著她進行研究研究。而時間久了後,兩者間、雖然還是無法對話,但也漸漸地有更進一步的交流了;而篝也終於有了人類的表情。不過,基本上,篝還是固定在那張「紙」上、進行「理論」的推演。

看著辛苦在推演「理論」、感覺再慢慢消逝的篝,瑚太朗決定使用自身改寫(rewrite)的能力、提升自己的理解力、想讓自己可以理解篝的理論。但是在隨著知性的提升的同時、瑚太朗也感覺到越來越冷、越來越失去了人類的感覺、感情。而在繼續改寫、提升知性的過程,瑚太朗在高層的地方,發現了本來以為是低層次的「愛」,這也讓瑚太朗開始更執著於往上提升;但是…即使提升到了這個層次,瑚太朗卻還是碰到了人類可能性的障蔽、越來越多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出現了。而後來、還好是篝有以絲帶系著,才把迷路的瑚太朗帶回了這個世界。

到了此時,瑚太朗也才真正理解了篝所在進行的「研究」:原來她的生命的「理論」,是在以樹狀的形式、來陳列整個世界的發展,各個樹枝、就是以不同的「可能性」、各個發展出來的世界;而枯萎掉的樹枝末端,則就是代表世界的終結。而到目前為止,所有的樹枝、都沒有例外地走向了枯萎、終結的結局…而篝所做的事,實際上就是要追尋「可能性」、一種可以讓知性繼續發展下去、不會終結的「可能性」…而「鍵」的「毀滅」,實際上就是透過消滅已經沒有「可能性」的世界、強制進行再進化、試著讓知性能重新發展下去。但是很遺憾的是,不管是「鍵」的「毀滅」是否有發動、被阻止,世界都還是會邁向毀滅…而實際上,現在的世界,也已經沒有能量,可以再一次透過「毀滅」、嘗試在進化了…

之後,篝的研究始終沒有完成、始終沒有能找到可以讓知性繼續發展的「可能性」…不過,瑚太朗和篝的交流,倒是又進步了不少。 ^^"

而之後,這個世界的惡意出現了…理應只有兩人、超越世界的世界中,出現了企圖攻擊篝的魔物。原來…這是不知道是哪個分支的世界的「母神會」的「聖女」、「加島櫻」,為了徹底地毀滅所有的生命、而送來的殺手。而之後,就變成是篝努力地研究「理論」、瑚太朗負責護衛了。

但是後來,加島櫻送來的魔物從單個個體變成複數的時候,瑚太朗就發現無法繼續這樣下去了。不過,瑚太朗也發現了,之前在不同的世界中,瑚太朗都是在追求各種可能性,善卻總是會失去篝;也因此,他認為自己其實就是要除掉「鍵」、相對於篝的反作用。但是現在、瑚太朗決定要認真守護篝、讓她完成她的研究。而為此,瑚太朗決定舉行最後一次的超自研活動,而把所有的夥伴、藉由和自己的因緣喚到了這個世界、一起來守護篝。(咲夜叫不出來,只有搞笑的「咲夜 Heavy Body」;不過,吉野眾也來了 XD)

而在眾人守護篝的同時,大家也試著再找出知性發展的可能性。不過,這過程也讓瑚太朗開始回想自己的過去,發現自己的過去的記憶、有一段空白、一段有矛盾的時間!?這基本上,也是之前幾條路線,所呈現出的矛盾之一。

又過了數百萬年的主觀時間,看來篝還是沒有能真正地找到知性的出路…而最後妥協的作法,似乎就是把分岐變得非常模糊,雖然機率都很低、無法判斷的形式,而不再是過去的沒有可能性。而瑚太朗在安慰篝的過程、也開玩笑地、在這一切都模糊的理論理、加上了自己的簽名:「希望有一天能與你相見 天王寺瑚太朗 字」。但是沒想到、這個半開玩笑的動作,卻觸發了篝的想法,開始推演出新的理論、也似乎找到了知性的可能性;其分支甚至不再是數、而是海了。

由於「理論」的達成,篝也帶著哀傷的表情、化身成為樹、準備開始進行「理論」的實行。不過同時,來自加島櫻的超大量魔獸群也出現了…而為了保護篝完成「理論」的實行,眾人也開始最後的保護、殊死戰了。而由於敵我數量的差異,夥伴們也一個一個死去,而在只剩下靜流和千早的情況下,咲夜這個最強的援軍、也以自身的意志、帶著所有世界的存在、來到了這個世界、來守候千早!但是即使如此,還是沒有辦法完全地守住、最後靜流和千早也還是死去了;之後,名為咲夜的存在,也在此徹底地逝去…

而最後,在瑚太朗的努力下、「理論」也終於能夠實行了…而伴隨著瑚太朗和篝的對話,「理論」也開始移動、前往到地球;原來,他們一直是待在月球上、在星球的萬能之力的構成下、發展的沙箱中的文明…而地球的文明、現在已經來不及了而毀滅、成為一顆死去的星球了。所以月球的篝,就把力量、以及包含瑚太朗在內的「理論」送回地球、以期在資源更豐富的地球、能重新發展出新的、能夠維持的知性生命,而自己則是繼續留在月球上、成為孤單的一人…(背景音樂是很感傷、很好聽的《渡りの詩》)


Terra(地球)

「Terra」線的劇情,一開始感覺是個超展開。是描述著正在某個貧脊的國家、進行軍事活動的瑚太朗的故事;而之後,才開始回朔故事的開始(話說,Heresy 真的覺得瑚太朗的配音和腳色感覺對不上…)

原來,這個世界的世界觀,基本上和之前還是相同的。而瑚太朗…感覺算是比本來的其他世界裡、更早一些時間出生,比其他人都來的年長。而在這裡的故事裡,也明確地描述了瑚太朗在展開超自研活動前的故事,包括了和父母的不融洽的相處、以及早期參與「母神會」時,對其的反感、以及和家人的爭執。而實際上,瑚太朗在這個時候,就已經有「Rewrite」的能力了!而叛逆的她,則自號「地球救濟人」、在半夜進行小型魔獸的狩獵活動。而同時,他也在意外中、在森林裡、發現了將會生成篝的「芽」。

在某次的狩獵魔獸中,瑚太朗遇到了當時、也是在狩獵魔獸的「守護者」成員們;以之前的故事來說,是上個世代、也就是以江坂為主的隊伍。而以此為契機,瑚太朗也開始和江坂開始有所交流。而同時、較瑚太朗年幼的朱音、小鳥,也都和瑚太朗有所交流、互相影響(派羅的故事也有完整地重現)(小時候、成為德魯伊前的小鳥完全是另一個感覺啊~)

之後,由於和父母、因為母神會的爭執,瑚太朗決定離家出走,和江坂聯絡、成為守護者的一員、在另一個城市開始接受戰鬥的訓練;此時,也認識了和自己同世代的今宮和西九條等人(以前的故事裡算是插了半代吧)、並和他們組成隊伍。不過,由於決定盡量不使用「rewrite」等能力,所以瑚太朗在「守護者」理的能力、算是相當的低,排名在非常後面(話說,之後很威的西九條在這時也很弱啊…)

在結束訓練後,瑚太朗又回到了風祭市,開始了第一次和「蓋亞」爭奪「鍵」的爭鬥。而在某次任務中,瑚太朗涉入了和地龍的戰鬥、後來意外救了年幼的朱音、而也見到從芽生成的少女、「鍵」、也就是「篝」。而雖然守護者的任務應該是要除掉「鍵」這個危險的存在、但是瑚太朗卻做不到、而逃走了。(註)

之後,瑚太朗則是要求進行軍事的訓練、而加入了守護者組成的傭兵隊、在世界各國進行活動(接回 terra 線開頭)。在一次突擊有魔物保護的麻藥工廠的時候,瑚太朗和同僚「路易斯」,為了拯救村子裡的小孩、同時也是敵方的魔物使,而決定背叛這個自己無法喜歡的組織-「守護者」。

後來,在路易斯的犧牲之下,孩子們是救回來了,而由於隊伍也全滅了,所以瑚太朗在安置好(以「亞斯茗」為主的)孩子們的同時,也又回到了組織裡。而之後,瑚太朗則透過亞斯茗、試著把自己幫助過、不屬於任何集團的魔物使、能力者都集中組織起來、避免他們受到「蓋亞」和「守護者」的攻擊;而自己的薪水、也都拿來養這個越來越大的組織了。

過了一段時間,瑚太朗被已經從前線引退的江坂叫回了風祭市、開始回到守護者的團隊,繼續進行守護者的工作。而回到風祭的瑚太朗,在晚上則是感受到了『鍵』的招喚、而在山丘上、找到了已經具備有知性、可以對話的篝;此時,篝也正式地告訴了瑚太朗目前的狀況。也就是:

行星充滿著悲傷的記憶、即將要滅亡了。
雖然在之前,毀滅後可以進行「再進化」,但是目前的地球,已經沒有足以「再進化」的活力了。
所以如果這次、觸發了「鍵」的毀滅,星球就無法再發展知性、而走向滅亡了…

而如果要避免「毀滅」,則要尋找到「美好的記憶」才行。

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發生,篝也要求瑚太朗的協助、希望可以幫助自己找到「美好的記憶」、以停止「毀滅」的發生(話說,篝對瑚太朗印象還真糟糕啊 XD)

由於篝自己也不確定所謂的「美好的記憶」的真正條件,所以在和瑚太朗的交流後,就決定以消除戰爭為主要的方向、來達成「美好的記憶」。而此時,瑚太朗也決定了自己的行動方針、也就是在身為「守護者」的同時、也以「鈴木凡人」的假名加入「母神會」,以兩方的身分、同時來進行。不過雖然瑚太朗有再順利地進入「母神會」的內部,但是篝卻非常地著急、不斷地告訴瑚太朗時間不夠、要求他以各種方法加快進行…

之後,在「守護者」方,瑚太朗也再會了今宮和西九條,並重新開始交流;而在「母神會」方,瑚太朗也成功地接觸到以洲崎為主的高層了~雖然速度不快,但是也慢慢地朝著瑚太朗的計畫發展;不過儘管如此,還是完全沒辦法安撫焦急的篝…

而此時,瑚太朗也和成為德魯伊的小鳥再會了。原來,小鳥家已經發生了慘劇、小鳥也成為了德魯伊、所以就為了「復活」自己的父母、而跑來找守護鍵了。雖然如果小鳥加入、應該是可以加強戰力,但是瑚太朗因為不想讓小考涉入危險,所以很強烈地排斥讓小鳥加入,而想把她趕走(小時候的小鳥好可憐 ><)。之後,小時候的朱音也出現了,她也看的到篝,而為了要不要殺了她滅口,瑚太朗和篝也起了爭執…接著下來,瑚太朗就藉著她的雙重身分、操作「守護者」和「母神會」的情報,一方面隱藏自己、一方面避免自己被發現;但是,加島櫻始終是個無法捉模的變數啊…

不過,後來瑚太朗為了守護年幼的朱音、以及以前的同僚「長居/津久野」,決定放棄洲崎賦予的任務、而和加島櫻聯繫…也因此,整個計畫感覺上、受到了很大的打擊。而篝在某種程度上、也趕到了一定程度的被背叛的感覺…而此時也發現,篝似乎也有人類的感情了;之後,在瑚太朗講出自己的想法之後,則是兩人的分離了…

即使如此,瑚太朗還是決定要幫助篝,所以也就開始鋪成已久的計畫的進行了!透過情報的操作,瑚太朗開始讓「母神會」和「守護者」都認知到「鍵」的存在、而進行動作;瑚太朗則是在兩方進行時,趁人不備地進行偷襲、背叛…可是,再帶回篝之後,也發現篝開始慢慢地衰弱…看來離毀滅的觸發,也越來越近了。

之後…「守護者」成功地抓到、並殺了洲崎、某方面也去除了「母神會」的加島櫻的抑制力;而同時,加島櫻所主導的「聖歌」、希望強制啟動「毀滅」的動作也開始了。而瑚太朗在「母神會」的臥底、也算是結束了;瑚太朗和亞斯茗的通信中,也看得出來,瑚太朗的計畫也算是進入了最後的階段。

而再來,就是「母神會」和「守護者」的全面對決了~為了讓小鳥不要繼續涉入其中,瑚太朗也把她已經磨物化的父母給殺了,讓小鳥強制退場。而在戰鬥中,瑚太朗對上江坂,也還是勉強獲勝、把江坂給殺了…但是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獲得了江坂的認同…

為了停止「聖歌」,瑚太朗成功地打倒地龍、殺到了「母神會」裡;但是此時,包含加島櫻在內的「聖母會」成員,也幾乎都死去了,唯有井子還活著、並告訴瑚太朗朱音的所在,也就是異空間「人工來世」。而瑚太朗也理所當然地、想去把朱音帶出來、拯救朱音了;雖然也遇到了挫折,不過在父母和津久野的幫助之下,瑚太朗還是成功地把小朱音帶回了現實的世界。

在救回朱音後,回到現實世界,畫面也發現似乎已經受到一定程度的「毀滅」了(綠化、和朱音線相同);而瑚太朗發現自己的生命也即將消失了,所以就決定做最後的「Rewrite」、讓自己可以快速地到篝的身邊;而此時,瑚太朗也發現自己最主要的構成要素、也就是在「Moon」的路線裡的瑚太朗在「理論」裡所埋下的「簽名」,並且把自己完全地魔物化、正式取代了前驅者、咲夜的存在。

最後,瑚太朗終於再度看到了篝,並且也確認自己所做的,的確是她所需要的「美妙的記憶」。但是同時,也確認,已經太晚了…毀滅已經要發動了。而在最後,篝也發出笑容、讓瑚太朗把自己殺了、已完成他最後的工作:阻止毀滅。

原來,所謂的「美好的記憶」,實際上是指:

縱使我們把這顆母星的資源吃盡、縱使我們要做更過分的事,
我們也必須,在宇宙中繁衍開來。
以留下可能性。

之後…篝就死去了,而瑚太朗也和靜流線時相同、化身成為一棵樹了。

場景回到城市,一位女性(西九條?)帶著兩位少女在城市中,希望可以救助其他人;而最後,總共五位少女(超自研成員)也都聚集在一起、存活下來了…

畫面再一轉,瑚太朗和亞斯茗的計畫也完整地出現了。原來,除了讓守護者和蓋亞互鬥、消滅兩個組織之外,瑚太朗也還把由兩邊組織偷來的技術、能力,完全地放出來、讓所有人都可以使用;這包含了會消耗生命力、操作魔物、或是加強自身能力的技術。而瑚太朗也被稱為「先驅」、「點燃篝火的人」。之後,則就是人們透過這樣的技術、開始復興了。

時間流逝、超自研的少女五人組聚集在一起,到了成長非常快速的大樹旁、希望可以招喚出使魔。被招喚出來的使魔、自稱為「凡人」(被露西婭命名成「波奇」就是了),自稱自己有更大的工作,拒絕了當五人眾的管家(笑);而他自稱的工作,是要到外太空去…不過由於五人份的生命力並不足以做到,所以,就變成是帶著五個人、前往到月球去了~

而此時,所撥放的就是《Rewrite》這款遊戲的真正結局的片尾曲、《CANOE》了~它的旋律和「Moon」的片尾曲《渡りの詩》是相同的,但是歌詞不同;而歌詞的部分,基本上也是很完整地表達出《Rewrite》最後整個要描述的感覺:「一切都是為了延續希望」了。

最後的最後,畫面則是就停在月面上、六人的腳邊有月球上唯一的生命、一顆小小的綠芽…


由於這邊的劇情比喻前的長很多,所以雖然有一些想法,不過在這邊就先不寫了,算是只針對劇情作紀錄、描述;感想的部分,之後會再另外寫一篇文章的。


附註:

  • 如果試著去殺鍵的話,則會進入 bad end;Heresy 會覺得,就算不是為了收集任務,也一定要要跑一次。
    因為這條路線,某種程度上,也是解釋了瑚太朗在之前故事中,感覺到的記憶空白、和小鳥、朱音兩人過去的關聯,以及和篝的關聯性。
    基本上就是瑚太朗被篝殺了,然後被已經成為德魯伊的小鳥以半魔物化的方法救活;但是之後,瑚太朗就這樣失去了記憶、以及和守護者、蓋亞等組織的關聯,同時、似乎就這樣停止成長了。之後…基本上應該就是可以接回原來的故事了~

相關文章彙整

對「《Rewrite》遊戲劇情四:Moon、Terra」的想法

  1. 我覺得…瑚太郎並不是在terra線時比過去的世界年長
    應該是他在過去的世界時年紀也是這麼大
    在成為傭兵劇情之前應該都是過去的歷史,是選了"逃走"以後世界才開始改寫
    因為terra通關後再回頭看共通線就會發現
    雖然西九条的態度看不太出來,但今宮和江坂很明顯是"認得"瑚太郎的
    表示瑚太郎在當初的世界也曾經跟他們同為守護者
    只是昏迷了多年所以身體幾乎不太成長吧,所以才看不出來他實際年紀有這麼大
    而朱音大概是在腦子被加島櫻轉寫後忘了當初這段淵源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