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週


10/25 7:50 陰雨→浮雲→稀雲

剛坐定位,準備進行室內的通識課程。今天是號稱正式操課的第二天,但因為第一天只有取槍、徒手基本教練,所以也沒有什麼被操到的感覺。倒是晚上 3:00-4:00 第一次站夜哨;雖然是站在三樓的側邊,但是由於屋旁的樹枝業非常的茂密,看不大到外面的景色…不過,往欄杆靠一步,就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斗了!或亮或暗,雖不識星之名,依然覺得賞心悅目。而西方的天空似乎仍被厚厚的雲層所籠罩著,看不到任何星辰,卻是一片紅褐。雖然站夜哨時的行動範圍被侷限了,但心思的範圍卻不被受限;在心中哼著喜歡的曲調,《鳥の詩》、《小さなてのひら》、《Last Regrets》…時間還算過得滿快的,總共看了三次錶,每次都大約間隔 15 分鐘。雖然還無法像《ARIA》的燈里一樣「喜歡等待」,但是至少心境上的調適,不會覺得非常煩躁。不過…早上起床就有點受不了了… ^^"

10/26 18:50 陰

嗯~週三早上的室內課全都睡掉了…不管何時,總覺得室內課很悶。而下午,本來說要進行射擊預習的訓練,但是忽然冒出兩堂自習課?結果當然也變睡覺課了…

週四是武檢,早上也進行了第一次的晨跑,不過還是只有跑一千左右;而為了武檢,整個聯的幹部都忙的跟什麼一樣,但是 Heresy 的班似乎被遺忘了,被丟回寢室後,就沒有其他命令了,反而過得非常的慵懶。下午,則被拉去裝水管,另外有一組人則被拉去進行掘地造池的工程…看來在正式訓練前,似乎會先發展出許多技能?

到目前為止,對部隊的感覺,就是「趕」和「等」兩件事;一般的行程,就是「等著去趕」或「趕著去等」!一早起來,趕著換衣整理內務,然後等著去刷牙洗臉;趕著刷牙洗臉完,就集合等著吃早餐;趕著吃完早餐,就排隊等著洗碗…等著下課、等著吃午餐、趕著吃午餐…趕著洗澡、等著睡覺…最後,就是等著放假、等著結訓。

10/27 半片青天半片雲

本來早上應該是要看莒光園地的,不過似乎有臨時插入的通識課程,所以所有行程又都修改了。再次覺得在軍隊中,沒有人真正確定下一刻會做什麼,朝令不一定是夕改,很有可能是朝改…此外,十月份的壽星在進入軍隊後,已經過了三次生日了!這個次數實在有點…最後一次是整個營辦的,還有大蛋糕,不過 Heresy 沒去搶來吃就是了。

下午有營的拔河比賽,本連獲得第二名,有幸再參加旅的比賽。而晚上就是期待的卡拉 OK 大賽了~各聯派出四名代表去參賽,而營長也跑來插花唱了兩首。 ^^"

感覺 Heresy 這一連好像是整營最 High 的?拔河比賽、歌唱大賽時,加油聲音都非常的大!後來歌唱大賽取了六名,一、三、四名都是連上的。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